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鏖战江新洲:水进,人进!堤在,家在!心齐,无惧!_社会频道_东

2020-07-24 07:47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新华社记者余贤红、黄浩然、刘夏村 暮色苍茫,江新洲江水环伺,如一叶扁舟孤悬长江,在汹涌的洪水中飘

新华社记者余贤红、黄浩然、刘夏村

暮色苍茫,江新洲江水环伺,如一叶扁舟孤悬长江,在汹涌的洪水中飘摇。

历史上,九江江新洲每逢大汛必罹水患。今年6月下旬以来,受持续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,江新洲水位持续上涨,汛情告急。四千江洲儿郎闻“汛”而归,一千余名人民子弟兵开赴一线,传承着生生不息的抗洪精神。

入夜,一身迷彩服的江洲镇柳洲村村支书洪棉雪站在坝上,粗糙的手里攥着一把自制木尺,如战士紧握着钢枪,看着浑浊的洪水一点点往下退。“保住堤就是保住了家,这是我们江新洲人的信念!”

这是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江新洲一角(7月17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

水进,人进!

7月11日晚8点,暴雨如注,雷电交加。

长江九江水位高达22.61米,高过坝面20多公分,洪水不断往上涨,一个浪头打过来就可能洪水漫堤。

51岁的江洲镇江洲村村支书余乃胜站在堤坝外的江水中,用后背挡住风浪冲击,双手接过递来的沙袋,弓着身子加固子坝,雨水顺着脸颊直往下淌。

江洲镇柳州村村支书洪棉雪探查堤坝底部情况(7月12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

那晚,余乃胜和40多个同村人一宿没睡,愣是用1米高的子坝,挡住了肆虐的洪水。“这1米,就是我们的生命线。”事后,余乃胜等人仍心有余悸。

与洪水搏击的决心,源自对水患的刻骨铭心。

22年前的1998年,同样是一个暴雨之夜,肆虐的洪水撕开了在21米以上的高水位里浸泡了39天的江新洲大堤,一夜间房倒田淹,数万人的家没了。翌日清晨,地势较高的南堤上,不少转移出来的村里人静静地站在那儿,看着被淹没的家园,无可奈何。

从那之后,江新洲变了。

江洲镇党委书记陈世超说,之后每届镇党委都把改善水利设施放在重中之重,堤坝逐年加固,警戒线更是从20米降低到19.5米,为的就是能够早做准备,与洪水抢时间。

长江水位持续上涨。早在7月4日,洪水一过19米,按照省市的防汛部署,镇里就启动了应急预案,7月5日所有大堤都做好了清障打桩、安装电灯等准备。

“汛期还没到,就备好了沙石、编织袋等防汛物资!”52岁的江洲镇蔡洲村村民左自强回忆说,过去大水来了,才会过江运物资。有一次实在来不及,大家就从家里拿出10余袋、每袋重180多斤的蚕豆,一袋一袋往水里丢,那可是刚刚从地里收上来的。

水进,人进。与洪水缠斗多年,堤坝在“生长”,防汛机制在“改善”,人的勇气与韧劲在“磨砺”??

7月12日,长江九江水位达到22.81米,高过坝面40多公分,不少老人都觉得“这次又要悬了”,可洪棉雪偏偏不信邪。

江洲镇柳州村村支书洪棉雪(中)帮助工作人员卸下防汛物资(7月12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

Power by DedeCms